柠檬茶树菇

lofter也会吞评论?而且是悄无声息地吞…好烦啊

【Damijay】 Right by your side 在你身边

Happy Halloween!万圣节突发奇想的超短篇。

【Damijay】

Right by your side 在你身边


-Trick or treat?

-Sorry for no candy. : ( 

  But we have ice-cream.;)


今晚是万圣节前夜,最热闹的时刻。独自夜巡间隙,杰森站在他的秘密基地里,市中心一处建筑物的最高点,从很久以前他就发现这个角度向下看视线特别好。

去年大街上全是踩着黑白高跟靴抹着红蓝眼影的哈莉,而今年的小丑数量是绝对超标了。[1]

看来哥谭人民都有颗宽容的心,尖叫的白色脸疯子并没有给他们留下多大心理阴影,还能开心的涂上超量的口红,顶着惨白的脸,试图模仿着出诡异的笑容。

平时大概是因为之前上映的那个电影?广告牌到处都是,叫什么来着?“It”?。杰森没看过。

才不是他害怕恐怖片,绝不是,是因为他忙得很,红头罩不是那种随时有空就去电影院凑热闹的闲人。

虽然拜人才辈出的阿卡姆所赐,哥谭天天都是变装派对,然而万圣节这天依然够特殊,红头罩可以不需要隐匿自己,能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一路上至少碰到了七个版本的蝙蝠侠,还有几个从大都会来串门的超人,更多的手持盾牌的亚马逊公主,不知道阿尔忒弥斯看到会怎么想。还有人走过来夸他装备精良,头罩看起来高科技感十足,腿上枪套里绑着的像个真家伙。甚至有个打扮成黑面具的家伙想要和他合影。

呼出一口气,脱下头罩,甩甩被压扁的头发。日子过得很快,十月的哥谭开始冷了起来,杰森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杰森陶德的人生经历远远比现在大街上欢庆的人们要奇异的多,偷过蝙蝠侠的轮胎,穿过绿色小短裤在街上蹦蹦跳跳,睡过哥谭公墓,尖叫着从冒着泡的绿池子中睁开眼睛死而复生,用枪指着蝙蝠侠嘶声力竭的质问他,也跟着别人一起见识过不同的世界线的光景。

一路上走走停停,身边的人来了又走。吵闹但是也不讨厌的红发弓箭手,有橘子肤色的外星公主,后来他们分道扬镳。不过现在他也过得不错,新队伍里面有脾气不是很好但是心肠不错的亚马逊女战士,还有个会摘花送给他的克隆外星大个子。

没变的只有他的滴水兽朋友还是那个,蹲在他旁边沉默不语。

就算在哥谭,他也体会过各种不同的今天,或者挣扎在犯罪小巷里讨生活时,偶尔会有点羡慕的看着别的小孩子能打扮成捏着篮子挨家挨户讨糖果,后来跟在真正的黑暗骑士后面,穿着真正的罗宾制服在高楼之间游荡,听着耳边的风呼呼刮过,暗暗期待结束回到庄园后阿福的南瓜派。

或者就像现在,夜巡的间隙爬上高楼上面,俯看街上五颜六色的人群。

 

“出来吧,你今晚跟着我多久了?”杰森突然回头盯着拐角处的阴影。

“Tt”达米安从阴影中闪出来,慢慢吞吞地走近。

“你鬼鬼祟祟跟了我这么久干嘛?”

胸前带着“R”标志的人换了又换,虽然远远看过去还是花花绿绿的一团,杰森不想承认其实现任罗宾品味还算不赖,比精灵靴实用多了的马丁靴,除了那个诡异的上衣,腰带下下摆露出来像小女孩的短裙。不过最重要的是,罗宾们有了真正的裤子。

这个年龄的孩子长得蛮快,鼓起脸的样子不再是只张牙舞爪的奶猫,脸上的软绵绵婴儿肥褪掉了不少,显示出来的轮廓长得像极了布鲁斯,尤其是那双蓝眼睛,不过抿着的嘴角带上点塔利亚的意思 ,如假包换的蝙蝠侠和恶魔之女的儿子。

不过从身高上看,还是个矮子。


“如果你的下一句话是‘Trick or treat?’那提前说好,我这儿没有糖果,小鬼。”

“陶德你居然还这么幼稚。”达米安嫌弃地皱皱眉头。

“或者如果你缺少和你cosplay的搭档,去找格雷森,他能照顾你,你俩组队去参加比赛肯定能抱个奖杯回来。”杰森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不禁抖了一下。

“那这个时候你偷偷背着老蝙蝠溜出来干什么?你今晚不夜巡了吗?”热闹不止属于普通人,对犯罪来说欢闹的节日更是合适的游乐场。

“父亲知道我出门了。”

“所以是叛逆期和家长闹矛盾,离家出走那套把戏,不好意思,你还是找错投奔对象了,今晚我要夜巡没时间陪你打游戏。”

“还有小孩子不要跟丢了爸爸,今天万圣节小心有鬼找上你哦”杰森哈哈干笑了一声,假装在场的两个人死过的次数加起来和总人数不一样。

“哼,怕是有人才会被满大街的小丑吓破胆子。”达米安有点恼地快速吐出话然后自己怔了片刻。

 

现在空气里的味道可能叫尴尬。

“哈?别告诉我你跟着我来就是为了这个?”杰森突然松了一口气,指着街上飘动的红色氢气球。[2]

“没有,你想太多了。”达米安脸上似乎闪过不太自然的表情,耳朵有点红,一定是天气突然变得太冷的缘故。

“带着红鼻子的小丑吓不到我,绿头发的紫衣服丑角也不行。”

我不再是那个只能裹着鲜艳黄披风在鲜血中挣扎,绝望地等着别人来救我的小男孩,那是上辈子的事了,和那场操蛋的爆炸一起消失了,现在的我是个带着火力足够武器装备,能照顾好自己的成年男人,还穿着超他妈酷的皮衣。

“那都是过去了。杰森看不到自己表情,但希望自己脸上是利落一点的释然不是什么别扭的辛酸。

“如果还有脸色惨白哈哈哈蠢笑的疯子来招惹我,我可以选择把他揍翻,然后把保险拉开然后给他补上几枪。”杰森说着向前踏了一步,咧出了个不怀好意的笑。

提到这个问题达米安明显瞬间紧绷了一下,毕竟是蝙蝠崽子,杰森再次希望自己的白眼翻起来不要那么明显。

“我知道我答应过,我不会轻易打破,不过谁知道呢”杰森顺势挑了挑眉“毕竟我才是那个‘脑子不正常的陶德’”

“tt”达米安移开目光“别自作多情了,陶德,我说我只是路过看到你蠢立在这里,策划着什么漏洞百出的阴谋。”

“所以,你是要在这儿站在高处接着吹冷风,还是跟着我去夜巡?”夜色太昏暗,但是杰森脸上似乎有一个真正的笑。

达米安愣了一下,对上一双绿眼睛,带点混沌的钴绿色,湿漉漉的有点像雪天里看到的松林,看来印象没出错,糙汉子红头罩的确有双还算清秀的眉眼。

“罗宾和红头罩?”达米安轻笑了一下,这真是最奇怪的组合。

“今天是万圣节,街上什么人都有。”杰森放松的耸耸肩,要是夜巡结束还早可以顺路到那家不错的冰淇淋店,希望小鬼不讨厌巧克力。[3]

 

What's done is done.

What's past is past.

I will be right by your side.

 

-end-

 

注:

[0]设定基本是揉起来的,pre,N52,RB都有,还有私设。

我喜欢写绿眼睛的杰森=w=

[1] It 即 小丑回魂 今年超热的恐怖片

去年扮演最多的是SS里的哈莉,今年大概会是It中的小丑。

[2]小丑回魂 里面小丑的造型

[3]小小哥谭,达米安舌头粘在路人冰淇淋那里。

 

Free talk:

依旧是份劣质的砂糖qwq

名字叫Right by your side 有好多歌,James Morrison那首接近一点(其实也不是很像···) 

大概有后篇的吧?另一个梗是之前想好的。

(杰森说我才没那么多莫名其妙的PTSD好吗。

以及。我好想要评论(因为好无聊qwq


【Brujay】Serendipity 缘分天注定

预警:

OOC。一份的努力挣扎的砂糖。

大概算亲情向的Brujay。

 

【Brujay】 

Serendipity 缘分天注定

地球编号:Earth BatmanisbatmanandJasonsaysmeow 

Serendipity If we are meant to meet again, then we will meet again.


----------------

Chapter 0 

#哥谭市

#犯罪小巷

 

属于蝙蝠侠的警觉提醒他,有人藏在他的蝙蝠车旁,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居然没有触发蝙蝠车的警报装置,看来蝙蝠车需要一次全面的检测修整了。

“出来”哥谭特产,属于蝙蝠侠的独特低沉嗓音,意思是这最后一遍警告否则后果自负。

隔着一段距仍然看不到身影,推测对方体型很小,可能是个流浪的孩子,但蝙蝠侠的谨慎促使他将手扶上万能腰带,慢慢靠近。

TADA~

谜底揭晓,是个活的煤球精。

不对,是只小小的奶猫,黑色的一团,发现有人接近之后拼命发出锐利的尖叫,努力将自己缩到蝙蝠轮胎后面。

蝙蝠镖或者电击枪大概可以放倒几个图谋不轨的罪犯,而对一只瘦弱炸毛的小猫却没什么用武之地。

“啊啊啊啊哇哇啊啊啊” 

“咿咿呀呀呀啊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

“哇哇哇哇哇吱吱吱吱呀呀呀呀啊啊啊啊”

英勇无畏的披风斗士不想承认自己内心闪过一丝惊恐,猫的话不应该是喵喵叫起来的吗,这个尖刻瘆人底气十足的惨叫,这难道是个奇怪的长毛带四肢的变种乌鸦吗···

捏起小猫的后颈,短短的四肢在空中胡乱蹬动,还在执着的进行徒劳无果的挣扎,继续刺耳的吱吱呀呀乱叫。意外的瘦小,巴掌差不多大小,挥舞着尖尖的指甲试图对蝙蝠侠全副武装的制服造成一点破坏。

 

仔细观察周围似乎没有母猫,也没其他幼崽,大概是被人丢掉或遗弃了,哥谭天气冷了起来,留它一个在这里可能撑不过今晚。布鲁斯又仔细瞧了瞧,眼睛周围粘着东西,有点睁不开,灰扑扑脏兮兮的,拍打一下可能窸窸窣窣的落下不少灰尘。然而带回去照顾一个只会吱吱叫的猫科动物幼崽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不过幸好他熟悉一个这方面的专家。

上车后,无视在副驾驶座位上努力拱来拱去的脏毛球,飞快地连接通讯器。

“有事吗,大侦探,说真的我最近安分得很,并没有思念你的约会。”对方语气非常谨慎。

“事实上,我想找你帮个忙。”迟疑了半秒,“我在外面捡到了一只幼猫,或许你能养着它。”

电话另一边的女声瞬间变的轻快,“哈?”“可怜的宝贝,它多大了,是个小姑娘?”

“我不确定。”穿上紧身衣打击犯罪大概不需要兽医执照。

说着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到肚皮下面,试探着摸了摸,小猫一个激灵,张嘴就是一口,却只尝到了古怪的纤维的味道,难吃。

“我并不在城里,我在度假,放松懂吗,说真的,布鲁斯,每个像你一样的昼伏夜出的繁忙义警都该试试。”

布鲁斯不想承认他听出了里面对他的打趣。

“听我说,这是个好机会,猫宝贝们都是天使,相信我,你还有阿尔弗雷德,他能养大你,何况只是一只小猫,而且你会喜欢它的。”

“流浪的小家伙都不会有个饱肚子,不要着急给它洗澡,去买点猫奶粉,明天记得带它去医院。”瑟琳娜的语气愈加欢快起来,“祝你好运。”他通过电话能想象到对方狡黠的眼神。

 

#韦恩庄园


“所以您在犯罪小巷里碰到了它。”阿福用温热的毛巾轻轻擦在打结的毛发上,换了新环境的毛球非常警惕,止不住的抖啊抖。

“对,躲在轮胎后面,也许是在避风。等赛琳娜回到哥谭,她可以帮忙给他找个家。”

“或许我们可以试着养着它。”阿福顿了一顿,突然提议。顺手抓抓后背,小猫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原地打了个滚。

梳理不好的地方只能用剪刀剪掉,仔细挑出藏在皮毛里的跳蚤,耳朵里可能也要滴点药水。擦掉眼角的结垢。才看清眼睛是宝石一样的绿色,亮晶晶,它长大了会是只优雅的黑猫。

他承认迪克长大离家上大学后庄园的确冷清了许多,也许他不需要另一个彩色的罗宾鸟作为助手,一起夜巡,拉着钩爪飞翔在哥谭上空,踢坏蛋屁股那些,但是另一个灰溜溜毛茸茸的小家伙成为这个家新的一员大概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况且这庄园还够大,总能有个地方留给这个毛球,他大概还需要个名字。

小猫挣扎着扑向旁边的食盆,赛琳娜说的没错,的确饿坏了。

 

Jason,嗯,你叫杰森顿了顿。

你好啊,杰森,我叫布鲁斯。猫大概不会说出自己双重身份的秘密吧

“我也是蝙蝠侠。”

 

反正命运要是公正些,他们总会在每一个宇宙相遇。

Serendipity If we are meant to meet again, then we will meet again.


-End-

 

(并没有)

如何教会宠物认得自己的名字?它能理解么···布鲁斯又一次难得对自己知识储备感到挫败,别人都这样和动物说话的吗?看起来似乎有点傻。

小猫哼了哼,没什么反应,继续把头埋在奶盆里面,咕噜咕噜狼吞虎咽,险些呛到。

被无视掉的布鲁斯为了缓解尴尬,试着伸出手轻轻握住了杰森的前爪,把这个当做一次无声君子协定。

天呐猫咪的肉垫都这么软的吗,于是伟大的黑暗骑士又不动声色的捏了捏。


--------------------

Chapter 1 

#蝙蝠洞

#检验台旁

 

哥谭从来不是什么清净之地,阴沉沉的天空,空气里永远弥漫着阴谋的味道,似乎远长于白昼的黑夜,政(喵)府腐败无能,犯罪率居高不下。大街上蹦跳着成天惹是生非的糟糕笑话家,亵渎职务和病人逃跑一起发疯的精神科医师,身上能长出叶子的疯狂的环保主义者,下水道里游走的血腥鳄鱼,举着尖头雨伞收集鸟儿的狡猾企鹅。人杰地灵的阿卡姆人才流动型疯人院,反正一切你能在见鬼的漫画书里看到的奇怪反派,应有尽有。

所有脑子正常点的哥谭居民不得不每天夹着尾巴心惊胆战的生活,但是总有那么一两个倒霉蛋,无辜的卷入了哪个疯子的战争中,一不小心就丢了小命。

比如眼下这个。

无名受害者,死亡时间大约一个小时,颈部两处致命伤口,颈椎疑似断裂。前胸粘有少量血迹,四肢扭曲,遇害时疑似经历激烈搏斗剧烈挣扎,凶手手段机器残忍,甚至根据尸体难以判断受害者性别。

布鲁斯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头,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五起了,受害者中间存在明显共同特征,这很可能是起骇人的连环凶杀案,可是作案凶手依旧逍遥法外。

蝙蝠洞里阴风刮过,耳边仿佛一声冤魂凄厉的惨叫。

突然,检验台上的死者猛地向前爬动。


并露出了刚刚压在身下的尾巴。


布鲁斯默默地和死不瞑目的灰老鼠对视了几秒。

抬头遇上了杰森黑暗中闪亮的期盼,昏暗灯光下的绿色猫眼瞳孔放大到快充满整个眼睛。

“抱歉,杰森,但我真的不吃这个。”

“Nya~”黑色猫咪抬起前爪向前推了推,带着老鼠一起殷勤地向前凑了凑,目光执着又热切,甚至带出了几声难得的撒娇。

“不过真的,谢谢你。”为了表示自己真的尽力了,他甚至努力做了一个夸张的摊手姿势。然后蹲下安慰一般挠了挠猫咪的下巴,杰森用耳后蹭了蹭布鲁斯的手,抬头继续执着的期待。

“真的,你自己留着好了,心意领了。”布鲁斯只能硬着头皮拒绝。

杰森的嘴角抽动了几下,哼了一下,转身叼着老鼠飞快消失在黑暗里。

布鲁斯接着愣神,说真的,猫会表示不屑么···晃了晃头,坚信一定是自己最近夜巡太疲惫产生的错觉。

 

第二天早餐时刻,布鲁斯若无其事地提起昨晚的事,“杰森也有送抓到的老鼠给你吗?”

“不,老爷,并没有。”阿福的语气波澜不惊,“不过如果您仔细观察一下客厅沙发下面,倒是有几份储备粮,为了庄园的生活环境着想,我们可能需要指导一下杰森小主人了。”

布鲁斯听后挑了挑眉,“我会说的。”一定是早上的咖啡令人神清气爽,布鲁斯现在心情不错。

布鲁斯不会和别人承认自己的小得意,毕竟蝙蝠洞里有顶尖搜索能力的电脑告诉他猫只会把自己捕捉到的猎物送给他最喜爱的主人。

布鲁斯也永远不会知道的是,对杰森来说,一个无法自己觅食只能靠阿福喂大的笨蛋才是需要重点关爱的对象。


------------------

Chapter 2

#哥谭市中心医院

#急诊部

 

阿卡姆今夜无人越狱,也没人在夜巡中受重伤。只是个无名小卒,还没鼓起勇气敲碎夜晚商店的橱窗,就被身后的蝙蝠侠吓破了胆子。跑了十几米,几下毫无胜算的反抗挣扎过后,突然滑落瘫坐在地上,呼吸变的急促,大口大口喘气,脸色憋得紫青。

然后捆着被飞驰的蝙蝠车带到了医院接受治疗。

听起来既可怜又不怎么值得同情。

这一切太诡异了,蝙蝠侠在医院走廊踱来踱去,有点烦躁。这可能是稻草人新发明的恐怖毒气,毒藤的研发的新型花粉,或者是小丑又一次邪恶的阴谋,这个倒霉蛋或许只是个障眼法或者试验品,他背后的老大会是哪个?医院的检测设备并不完备,要记得采取血样回蝙蝠洞检测,密切关注阿卡姆的状况,随时联系戈登,必要时寻求支援···思路飞快的转变。

“呃,实际上他是哮喘的症状。”声音在背后响起,名牌写着詹妮弗的圆脸医师,一边翻着手里的报告一边对他说。

“你们确定吗?”思路突然被打断,态度怀疑的询问,这么简单的结果吗,不可能。

詹妮耸耸肩,“结果正常,原因并不复杂。他接触到什么奇怪的花粉或者粉尘了吗,怎么突然这么剧烈的发病。”

“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招惹上了你,系统里可以搜到他的医疗档案,过敏性哮喘,大概老毛病了,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犯蠢去招惹你。现在他大概已经好多了。”

蝙蝠侠尴尬的咳了几声,并心虚地偷偷抖了抖披风。

“既然只是突发疾病,情况稳定下来,过后警察会过来好好处理的。”蝙蝠侠恢复深沉镇静的嗓音。

“所以,谢谢,蝙蝠侠又一次拯救了我们。(Batman saves the day.)” 医师俏皮的对着他眨眨眼睛。


“现在我非常庆幸您选择了成为蝙蝠侠,而不是什么白隼骑士”阿福举着粘毛滚筒在制服上滚动。

卧在蝙蝠洞扶手椅上的杰森懒懒打了个哈欠。

 

-tbc ?

Free talk:

饥饿无粮,官方炸雷,凄惨状况下的努力自我治愈。

名字是随便选了个单词瞎起的,我已经忘了那电影讲什么的了。

Serendipity is the luck some people have in finding or creating interesting or valuable things by chance.

他们总会相遇,在这个地球他们是一猫一人,然后一直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这个earth就是我瞎编的。

大概有后续?脑子里的雷池大概还存了几个段子(并不确定。

杰森真的很像猫阿,黑毛绿眼的小天使。街头捡回来的,调皮好动,特立独行,但有时候意外的忠诚。其他地方也蛮像的···

比如一般来讲一只猫大概最多能陪主人15年吧(我胡说的。

或许他有天能多门转转遇见奥利家的胖橘,交个朋友(别信。

全部来源于我有限的养猫和捡猫经历,以及大多数观察别人养猫。(咳。不具有养猫指导意义。

太久没写过东西了,希望诸位喜欢(飞快溜走。




采访翻译 UNDER THE HOOD WITH JUDD WINICK, PART I

原文地址:http://www.cbr.com/under-the-hood-with-judd-winick-part-i/amp/

看点:1.很详细的关于复活Jason的幕后(感觉这个说的很全)

          2.披风争夺战后新任蝙蝠侠

          3.JW说他非常喜欢Jason这个人物,对Jason的表白

          (又名我为什么要翻译这采访)

这个翻译是采访的前一篇,后一篇讲披风争夺战前后的一些事情什么的(比如原来是决定JW写披风争夺战的,然而咳)。连接http://www.cbr.com/under-the-hood-with-judd-winick-part-ii/amp/

还是那句话大家要是感兴趣看原文啦w我翻的很匆忙,怕再拖着就索性赶紧发了


人们总不恰当的引用林肯这段话“有时你能够取悦所有的人,也可以总是取悦一部分人,但你不能永远让所有人满意”。虽然美国的第16任总统从没说过这段话,不过Judd Winick对这话肯定感同身受。JW曾被提名Eisner奖,他的绿灯和绿箭刊广受好评,其中故事里的同性恋配角,HIV阳性超级英雄也引起了很大反响,同时也有人特别讨厌他。

而对他评价的分歧最明显的就是他接手蝙蝠刊,也就是DC无限危机大事件期间在蝙蝠侠 #638中,JW复活了Jason todd,早年被DC让读者投票谋杀的第二任罗宾,在头罩之下的故事中让他作为反英雄来给黑暗骑士惹麻烦。

JW将在六月在披风争夺战之后接手蝙蝠刊,CBR接下来就和这个坦率的作者聊关于Jason Todd,蝙蝠刊接下来的走向,还有他怎么看他的黑。

CBR:你现在在蝙蝠侠刊中写的蝙蝠侠和莫里森和在蝙蝠侠与罗宾中写的是同一个吗?

JW:是的,蝙蝠侠就是蝙蝠侠,不管什么刊物什么标题,蝙蝠侠永远是同一个蝙蝠侠,这事我不和DC求证我就能打保票。

CBR:我们刚刚和Greg Rucka聊写没有超人的“动作漫画”,而你正在写一个不是Bruce Wayne蝙蝠侠的“蝙蝠侠”,这事很吸引你吗

对我们创作者来说一直是这样的,“我们怎样才能对这个角色写点新东西?”上一次是通过Jason Todd的故事。据我所知那故事之前还没被别人讲过。从我离开蝙蝠刊之后到现在我们内部一直在谈论我回来写的事情。但对我而言,当时没什么故事是我想讲的,没有一个让我觉得真的非常有趣,但这一个是。简单点说我们把这个称之为蝙蝠侠的“新面貌”,但这真的比其他任何事都让我感兴趣。这是对一个老人物的一种新阐释,接着变成了一个新鲜的故事。我想我们都同意这一点。那是个大致的规划,但只是开始。它是关于这个角色的新的阐述,以及衍生出来的神秘人物。而不是显而易见的,不是是简单让Bruce Wayne回来。那真的不是我们要做的,就算有的话也只是一部分而已。我认为每本刊物都应该有自己的独特的叙事。“蝙蝠侠”和“蝙蝠侠与罗宾”会很不同。莫里森的刊物会非常莫里森,将是个超棒的非常美妙的,宏大广阔的故事,用全新的方式看待蝙蝠侠。我这本里会有点更内省的意味,关于蝙蝠侠自我剖析他自己究竟是谁,披上披风到底意味着什么。

 

CBR:听起来你要做的并不是关于寻找Bruce Wayne。那接下来会有一些经典的蝙蝠侠冒险故事,像是闻名的黑暗骑士去清理哥谭这种

确实如此,这是它的核心所在。我指的是主体部分,细微方面也差不多。我们商量大概会有三个或者四个arc ,关于蝙蝠侠在哥谭奔波揍人,挨揍再回来揍更多的人。这是一本超级英雄的刊物,这是我喜欢的事情之一。我的意思是我喜欢蝙蝠侠作为一个蒙面侦探,但我自己更享受蝙蝠侠用各种不同的方式痛揍别人。我喜欢让他打起来。在接下来肯定能看到这些。

CBR:你和这些角色都有点渊源,你过去写过蝙蝠侠,最著名是Jason Todd的归来,你在局外人和泰坦中也写过夜翼。如果有人要负责从披风争夺战后接手“蝙蝠侠”,你当然有这个资质,你觉得呢?

是的,我是那个复活Jason Todd 的混蛋。我也写了夜翼很多年了。我和这些角色都有点过去。我也有幸或者不幸总给这些人物带来麻烦的故事情节(笑)不过我依旧被这故事所吸引。这会是个很有意思或者说不一样的故事。这和你在过去这么多年熟悉的蝙蝠侠不同,因为他是个完全不同的家伙。这实在特别吸引人。

CBR:我们知道你不能讲太多他到底是不是新任蝙蝠侠,不过既然你提到他了,我们来聊一聊他。你喜欢Jason Todd什么呢?因为你把他从死亡带回来,而且这事惹毛了一部分人

其实把他带回来也没人在街头闹事,以及坦白说,他曾经非常,非常受欢迎并仍然非常非常受欢迎。对于这些“众怒”我认为我们在讲故事的过程中挽回了不少,我知道人们还是很开心的。我也听到过关于Jason todd 的争论。但拜托这又不是CNN,也不是在什么报纸上,只是很小一部分人在嚷嚷不喜欢这个,碰巧不喜欢这主意而已。顺便说Jason死于1985年,这是很久以前了。但我想人们很喜欢事情一成不变保持原样,我很理解这种想法,特别理解。而且我也这么觉得,直到我想到一点,如果蝙蝠侠最大的失败回归并且用这种方式折磨他困扰他,这该是个多么绝妙的悲剧。我喜欢这个故事,我也知道读者特别享受“头罩之下”这个故事。

事后来看,我们比较为难的是粉丝实在是太粉丝了,铁杆粉丝更是,他们从一开始就在追问“他是怎么活过来的?“翻开每一页全都是,”他是怎么回来的?“你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们他是怎样复活的?每次有机会我都会说,“很长一段时内你都不会知道”,对我来说,这事并没有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那么重要。事实就是他现在回来了,至于为什么他回来了和他回来后要做的事情相比一点都不重要。我说到嘴快磨破皮了。

现在来看这些事。总的来说回到当我们策划无限危机的时候,我和Greg Rucka ,Geoff Johns ,Dan DiDio ,Eddie Berganza 在一个房间商量,商量我即将要写“蝙蝠侠”以及些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的东西,而我开始写蝙蝠侠的一个原因就是我想把杰森托德带回来。从一开始我就很简单地决定这事和无限危机有关。我们在那间屋里决定了,地球二小超会被监禁,之后他砸碎了围墙,他会改变一系列事情。我们计划了很多事情要发生,其中一个就是关于杰森托德。

现在来看,我们实际做的事比我们那时商量的要多。那只是一小部分,是个开始。这只是我们要做的很多事情之一。过了9,10个月之后才把Jason这个故事发出来。进行这个故事过程中,人们喜欢这个故事,故事也进行得蛮顺利,不过同时也有人咬牙切齿,非常生气。总的来说反响还是不错,人们很喜欢这个故事,这很棒。这时候我去和Dan说,如果我们告诉读者这是由于无限危机的原因,我觉得他们会搞死我(string me up by my toes)。因为我们把这个故事讲的太现实了太蝙蝠侠了。它是如此深沉,非常现实,像那些沥青上的鲜血,那些破碎的骨头和牙齿。这故事一点都不超自然,不是天马行空那种。它真的太。所以我想如果我们这样做,他们会杀了我们。Dan也这样觉得。接下来一段日子我们接着进行。后来Dan回来告诉我,他连着开了四次会议,他说:“我们就这样写他回来了。我见过粉丝们,我们也讨论过了。不是我带回了Jason,是他们带回来了Jason。第一,每个人都喜欢杰森托德作为红头罩归来,这能行。第二,我们告诉他们这与无限危机有关,他们也觉得这主意不错。”在那时候,在做出决定的那几个星期里,DC和读者所有的一切都是关于无限危机。这真是很难,不过也很奏效,有兴奋有愤怒,一切都很棒,无限危机这个大事件非常非常成功。我们都参与到其中并且很开心的陷入其中。从漫展上回来后,每个人对无限危机和杰森托德故事的推进都很激动,我同意了,把它和无限危机联系起来,所以我把那些我写的现实点的解决方案都丢掉,还用回小超那个原因。当时,我觉得这主意炒级吊。回头来看,如果我们不把所有故事都和无限危机搅在一起,Geoff写的那些大规模战斗,球一超人要死了,这种所有轰轰烈烈的大事,排除这个,这原因看着有点牵强,并不是最好的选择,这是我自己的看法。

我爱“头罩之下”这个故事,这是我写过的主流漫画中我的最爱之一。我爱Jason Todd,我爱他代表的一切。我爱他从一开始就是个小坏蛋。我记得当我和Geoff Johns聊到他想要把Jason加到少年泰坦的故事中和罗宾碰面,我说这一切都很棒,但是别忘了他是个坏蛋。(笑)也许他们能够达成某种共识或是什么,但是到最后他还是个坏蛋。或许他不只是个恶棍,只是个有点坏的坏家伙,(Maybe bad guy with a little “b,” not just a villain)但他会做错事。

所以嗯,我喜欢Jason todd ,我觉得他很成功。而且我认为他短时间之内不会退出舞台。

CBR:除了喋喋不休这事以外,他一段时间不会离开的事实也平息些愤怒。

我觉得总会有人不满。呃你知道吗,其实我注意到这些愤怒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多。我不是在说什么,没有人会认为BruceWayne真的死了,不会回来了。对此已经有足够多的质疑了。我说每个人都应该耐心点。我想他们真的很想看看这出戏是怎么上演的。我认为他们对这个比有些人看我写故事耐心多了。尽管我已经尽可能忽略那些潜在的对我的指控,嘲讽话已经出现了。“谁会成为“蝙蝠侠”中的同性恋?”或者“谁会感染HIV?”或是类似这样扯淡的胡话。所以此时此刻或许我应该把这些写进去。这是一个“蝙蝠侠”的漫画。我不认为它会有在我过去写过很多次的那些社评那类东西,显然每个人都认为我每次都会做点文章。但我认为那些事显然对一部分人造成了困扰,他们不会看到这些类型的故事。我不是说他们反同性恋。只是说在这不会有什么特别节目。这里还是那些煽情的打击犯罪,爆炸,摇摇欲坠的建筑什么的,至于那些别人总抱怨我写的那些我喜欢的东西,我不会在这里写。


Jason THE HOOD x Felix THE CAT


不要脸的写梗来自于Judd Winick(哈哈哈哈哈哈


他讲桶的外套里全是武器,像是Felix的魔法手提包···


刚才发了链接和翻译!http://lemonmiaomiaomiao.lofter.com/post/1de0262d_10bde34d 为了不污染亲爹的设计我分开发了qwq


本来是直接改图,后来就照着重画了,画工巨渣


Felix the cat 菲利克斯猫,很久前的美国动画片w它的那个魔法手提包很像是哆唻A梦的口袋了,算是西方小叮当?


 


不得不说桶朋友的武器库太可怕了,本来想把头罩之下漫画和动画中桶朋友用过的武器都放上去,实在画不下去了(还是我太渣···加上去算是彩蛋w仔细看的话大概能看到轰黑面具的火箭弹,炸爸爸和大哥的炸弹,欢迎各位找到梗来评论hhh



之前没事翻到了这个···不知道有人发过没(?)依旧是怕放链接没人看的渣翻QWQ


http://www.dccomics.com/blog/2010/08/09/writer-judd-winick-on-the-initial-designs-for-jason-toddthe-red-hood


Judd Winick关于Jason Todd/红头罩的最初设计


By DCE EditorialMonday, 08,09, 2010


很久很久以前当我们正要开始蝙蝠侠:头罩之下的部分时,我做了一个快速的设计有关我心中Jason Todd的红头罩制服应有的样子。不论你知不知道,我是一个漫画家。也正如你们大多数人现在通过看这个草图所了解的,我并不擅长这件事。但不管怎样这是我的主意,我把这想法告诉了给我们有才华横溢的艺术家Doug Mahnke。我的想法很简单,我认为杰森会把他的制服简单化,最小化,保持流线型,就像Dick Grayson。杰森希望能够灵活动。不过与迪克不同,有些地方会更像蝙蝠侠,他想要大量的武器,因此外套里面装的满满的是像一个邪恶的菲利克斯猫的魔法手提包,有所有能用来踹你屁股的一切玩意,还有能踩在地上的该死的大只靴子。正如你现在看到的, 道格坚持了我的设计,除了他加上了头盔上的眼洞,之后我同意了这个想法并加入到了设计中。这很必要,因为我们想看看他邪恶的眼睛。而到了现在的蝙蝠侠:头罩之下,它同时也是一部动画电影(蝙蝠侠:红头罩之下),我非常高兴我和道格的这个最初的想法仍然在四处传播。看一个小小的想法像滚雪球一样发展非常有趣。我喜欢杰森的样子,他邪恶的眼睛和其他的一切。


图一:JW的设计图


图二:菲利克斯猫和他的魔法手提包(带入了一下桶,笑飞,待会会发了一个脑洞渣画 http://lemonmiaomiaomiao.lofter.com/post/1de0262d_10bde357




下面看图吐槽时间w


罩学(桶学)几大疑难点:


最初设定版(亲爹敲黑板)


头罩材质?金属


头罩就是贴着脸的···


头罩色号:红英石


头罩怎么打开?从后面打开的,平时靠空气压缩密封(所以到底怎么呼吸的啊???)


以及摩托短夹克非常时髦w





JUDD WINICK 关于动画化BATMAN: UNDER THE RED HOOD的采访

废话:一个渣翻,最近翻出了很多2010年左右Judd的采访,文章或者视频,想整理出链接,但又怕没人看qwq,于是瞎翻译出了一个,这个算是UTRH这部动画电影背后的故事(?)有关他的一些感想,把头罩之下动画化的契机,对配音演员,对自己的工作的一些想法w

个人来讲非常感激Judd(应该是Jason亲爹吧)在漫画里将Jason带回来,并且争取到了动画化的机会,而且不管是漫画头罩之下还是动画红桶之下,我真的都非常喜欢,辣鸡翻译算是表达一下感谢。话说这个有人翻译过吗???有的话我就删掉这个了···

此外之前我很喜欢的一个太太翻译了JW的一些采访!大概搜JW的tag就能看到(比心)

 

Warning:!!!真的希望大家有时间去看原文的!因为我是个辣鸡翻译,基本不会好好说话而且搞得匆匆忙忙,欢迎大家找到错误然后告诉我qwq注释都是我恶趣味自己加的

 

 http://www.cbr.com/judd-winick-screenplay-brings-batman-under-the-red-hood-to-animated-life/amp/

JUDD WINICK SCREENPLAY BRINGS “BATMAN: UNDER THE RED HOOD” TO ANIMATED LIFE

CBR Staff   2010

 

 

访谈内容:

Q:在将漫画改编成剧本格式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JUDD WINICK: 我不得不将一个持续两年的故事缩短成一部75分钟的电影,这是一种挑战同时也是一种解脱。它迫使我们把不需要的部分都去掉,然后进入核心部分(原文: cut out all the fat and get to the heart of it)。对于那些了解电影的人来说,制作一部电影需要一步一步来,构造一个场景到另一个场景等等。这里面没有死胡同或分岔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展示故事的本质。

 

Q:你对你必须删掉的部分感到沮丧吗?

JUDD WINICK: 事实上,我对这一切感到非常兴奋。我真的非常高兴我们保留了故事的情感核心。我们通常不会在动画中讲述这样的故事。这类的歌剧样的故事一般都是为真人电影准备的。这个故事是关于角色们真实的情感流露和他们如何处理糟糕的处境。而动画制作通常只是在意动作和形象,而不是角色们真正的感受。所以我们能够做到真是太好了。


Q:你能和我们讲讲看到你的作品变成动画形象的兴奋吗?

JUDD WINICK: 这太棒了。我并不是想逃避写漫画,这只是一种不同的故事讲述方式而已。为电影写作的有趣的地方在于它让你的角色拥有随时闭嘴开打的自由。我们不能在漫画里这样做,总得有一些玩笑或内心独白。更重要的是,通过那些才华横溢的演员们用丰富的感情演绎台词,看到电影中所带来的那些变得鲜活的对话和动作非常令人欣慰;看到角色们在真正的战斗、奔跑、叫喊和哭泣,看他们成为会呼吸的,活着的存在。对一个编剧来说,这实在是一次令人振奋的经历。

 

Q:你觉得Bruce Greenwood, Jensen Ackles, Neil Patrick Harris 和 John DiMaggio 他们的声音和你写对白时的设想一致吗?

JUDD WINICK: 我已经写了这些角色很多年了,那些演员做的太棒了。Greenwood就像你想要蝙蝠侠一样。当他说话时,你不需要惊讶告诉自己,“这就是蝙蝠侠。”夜翼的声音和我所设想的一样,Neil Patrick Harris超级棒。我想Bruce Greenwood的蝙蝠侠和Neil Patrick Harris的夜翼正是我需要的。

对我来说红头罩很有趣,因为我认为我在这个角色上比其他任何人都写都的更多,但我真不知道他实际的声音应该是什么样的。然而当 Jensen说话时,这就是他应有的语调和音色。至于小丑,这是我认为需要被很好诠释的真正伟大角色之一。只有一部分人定义了小丑——Mark Hamill为动画制定了标杆,然后又有了Jack (Nicholson) 和Heath Ledger.。但John (DiMaggio) 是如此多的多才多艺,他靠自己能转变任何样子。他提供了一个粗暴的、男性化的表现,那么低沉、嘶哑的低音。他非常可怕同时也完美的完成了任务。Wade Williams的黑色面具笑死我了,他像只狮子一样。老实说,动画中的内容直接来自他的表演。Wade把他塑造成了关在笼子里随时会逃跑的动物,他不断咆哮,这和我预想的完全不同但是效果特别好。这是演员自己作出决定并且真的达到了目的。

 

Q:听执行制片人Bruce Timm说,你的推销这电影的过程是挺不寻常的,是通过电话进行的,但又实在太完美了并且完全打动他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JUDD WINICK: 我已经做了一个简略的推荐给Gregory Noveck(DC漫画公司创意部门的高级副总裁),他很喜欢这主意,不过我们得把它讲给团队。由于工作日程的安排,我当时在旧金山而他们在伯班克。这(通过电话)并不是个理想的方式,特别是对我来说–我喜欢跳来跳去,大喊大叫,挥舞双手,用特别戏剧化的方式进行。这次我真的是这个样子因为这剧本太令人动容。我差不多用了前五分钟来阐述我的想法,这也基本上是描述电影的前五分钟。

我认为这将成为一个很酷的动画电影,但要真的来讲这个故事,我们必须找到办法来讲述罗宾的死亡。在影片开头我们要带着情感渲染飞快的引入这段历史。所以我在脑子里构想这一幕,讲蝙蝠侠沿着萨拉热窝的街上高速行驶,小丑往死里殴打罗宾。我的手猛拍在桌子上,尽可能大声地喊,当我说“画面消失到黑屏,开始出字幕”时,电话另一端安静了下来。我问,“大家都还在吗?”他们说:“是的,太棒了。”完活儿。我成功了。

 

Q:你是怎么成为蝙蝠侠的粉丝的?

JUDD WINICK: 和我的很多同龄人一样,我读漫画但我对电视剧印象更深刻,不过我不太喜欢它。它感觉不对。我觉得我享受它的方式更像是看 Super Friends(注1),但比起其他的我真的更看重漫画。这系列电视剧不够黑暗,它和我心中的蝙蝠侠不沾边。总的来说,就算在当时我也觉得电视节目中的蝙蝠侠并不是我想要的。

 

Q:对于The Real World (注2)节目粉丝们来说,你有没有打算再参加真人秀?

JUDD WINICK: 再也不会了。(笑)参加真人秀节目就像做整形手术。我做了鼻子手术,结果很好。我不需要修改了,我不需要再来一次了。当他们开始做后续回访时,我们一直拒绝直到他们不再问我们为止。我们有自己的工作和责任,真的不需要赚这份钱或者接着丢人。最重要的是,我们在节目中的经历相当奇特也算糟糕,但结果仍然不错。从这方面来看我们非常幸运,我不会再冒险去做类似的事情了。

 

Q:你觉得蝙蝠侠:红头罩之下这部影片适合最近的蝙蝠侠真人电影(注3)的基调吗?

JUDD WINICK: 我想说克里斯托弗·诺兰的《黑暗骑士》算是催化剂。看完那部电影后,我一直在想我们可以用红头罩的故事来做类似的事情。在当时我甚至不知道华纳想要做什么。这一切都始于一封写给Noveck的电子邮件,问他们想不想再来个关于蝙蝠侠的影片。对角色和故事来说,漫画和电影代表了各自独特的阵营。而动画应该能横跨这两者成为自己独特的类型,既可以献给漫画迷他们期待的作品,也可以给那些只知道这些角色中最主流形象的粉丝们提供新的视角。

 

Q:你喜欢将你的故事动画化吗?

JUDD WINICK::我真的非常喜欢。我是个动画工作者。我不是为了钱而画画,而且我所做的大部分工作是写作。不过我更看重自己身为动画工作者的一面。我是在动画片中长大的,我始终喜欢纸页上的卡通形象能活起来。我崇拜 Chuck Jones(注4),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到这人做了我最热爱的事情。我喜欢它作为一种媒介,喜欢看它如何演化。和以往相比,现在有更多的高端动画在投入制作当中,各种动画作品喷涌而出,我认为这太棒了。

 

注1:Super Friends 七十年代的DC家动画,长这样

 

注2:The Real World  Judd参加过的一个真人秀节目

注3:按采访时间讲应该是诺兰三部曲

注4:Chuck Jones最伟大的动画大师之一,兔八哥,达菲鸭,以及Tom和Jerry的创作者

 





 

 


人生若只如初见。





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

(呜呜哭出声……
把rebirth第一期翻出来做个很糙的对比图……
Jason你把老蝙蝠的话记得那么好qwq……

“最后一个问题……”
“爱过。”(啥?

呜呜呜呜……
图一初见。二三对应。四五对应。
请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上一枪……

萝卜袋聚聚真的……

关于WW乱七八糟的脑洞记录/气死小乔的1000种方式/西部世界你问我答

这依旧是个糟糕的脑洞记录,太认真的话,就不要看啦~剧透预警!

部分是和基友吐槽时想到的···

都是随意的吐槽(一些知道这是合理的故事安排,但我就是要吐槽)

(以及黑小乔)黑之深,爱之切


在开始,为WW不断切换的镜头献诗一首:

剪刀大发好,

剪辑剪剪剪,

画面切切切,

D妹的蓝裙子,

D妹的牛仔装,

D妹牛仔装肚子上有个伤,

D妹今天没带枪~

(唱了起来~)~


多时间框架打马虎眼,碎片人物跨时空对应,以及见了鬼的突然的黑屏的画面切换···

然而这招只能用一季吧···已经可以分清时间线后,还是会被切切切晃得吐血,第二季再玩会被咬死的(摊手)


如何在第一集优雅的剧透?

1.MIB一脚踢走D妹掉下的罐头,罐头罐头就知道罐头,把我妹子的记忆清除了,一把掀开帽子,悲愤的喊,Dolores看看我,你不能因为我秃了就装作不认识我呀!

2.Bernard下班路上遇见了新来的同事,后者高举手机里八卦论坛上的考古帖,哟,您怎么和Ford老爷子曾经的好基友怎么长得这么像啊~

3.D妹的爸爸捡到了一张照片,思考了一夜,第二天不正常了,D妹好担心,爸爸突然凑到耳边说,看你现在是我女儿的份上,给你剧透一个,这是你情敌的照片,不要脸的William睡了我女儿,外面还有人,看我不打死他。


如何在第二集优雅的剧透?

青年William和Logan进入西部世界,右下角一行大字:30 YEARS AGO!


西部世界要如何结束?

被机器女人伤透心的William突然发现,这个虚假的外面世界和西部世界啊,只有人类男人(Logan)的大胸还有点温度。于是俩人手拉手回去一同接手了公司,再也不管WW这倒霉地方了,乐园经营进入困难,Ford只好把host拆吧拆吧当零件卖了···

西部世界-再也没有两条时间线-诺兰干着急没办法-天道好轮回-poi大仇已报 完


为什么Logan要全裸?

(因为小乔要搞个大新闻)

估计原来的剧本是,Logan被绑在马上,奔向了远方,后来想哇想起来了~

这是给hbo拍剧?脱脱脱!

演员签了全裸协议还没用上?脱脱脱!

这一集的黄暴指标没达标?脱脱脱!


为什么Ford让Bernard自杀,又很快回来了?

(因为小乔要搞个大新闻)

如果不打死他,他肯定也会大喊,Ford要搞事啦要搞个大新闻啊,大家快跑啊

Ford说拜托导演说第九集我还要唱白脸呢,到第十集最后十分钟才能让我卧底身份曝光,你这么嚷嚷会剧透的,你先死一死~

到了第十集,掐了一下表,看看时间,小梅快去叫醒Bernard别睡了,待会好戏赶不上了w

海边聚餐,冰淇淋自助随便吃~还有现场西部爱情舞台剧表演哦

唯一不参加聚会的小梅在上车之后后悔了····

结果园区里停了电,爬了200层才到现场,发现停电了,冰淇淋都化了,哭哭哭T…T

pain更深重了,加速了小梅的觉醒~


为什么最后一集有九十分?

(因为小乔要搞个大新闻)

因为小乔不知道最后一集会有多久,于是把拍好了没播的镜头都放进去了,然后数了数,耶,有九十分钟哎~

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老万作死被教授脑成了三岁小女孩(这个梗真是好好笑阿…图源微博…侵删w…爷爷组太可爱了w